<form id="zzjxb"></form><noframes id="zzjxb"><address id="zzjxb"><nobr id="zzjxb"></nobr></address>
        <noframes id="zzjxb"><address id="zzjxb"><nobr id="zzjxb"></nobr></address><form id="zzjxb"><th id="zzjxb"><progress id="zzjxb"></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zzjxb"></address>
        <noframes id="zzjxb">

        當前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學術觀點 / 正文
        學術研究

        陳璇:檢察履職重塑正當防衛司法理念

        2021/3/1
        陳璇


          □在立法已經相對完善的情況下,推動司法理念的轉變就成為正當防衛制度建設的關鍵所在。

          □在過去的2020年,檢察機關為推動正當防衛制度的落實與完善作出了諸多引人注目的努力,在引領司法理念的重塑、回應實踐中的疑難問題等方面取得了積極成果。

          □正當防衛案件的司法裁處,除了要以刑法第20條為依據之外,還應當注意民法典的相關規定。檢察機關工作人員在學習民法典過程中敏銳地發現了這一點,并通過媒體傳達了正當防衛的司法認定應當統籌民刑視角的重要理念。

          作為現代法治國的一項基本法律制度,正當防衛對于保護公民的基本權利、維護法治社會的價值秩序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近年來,正當防衛成為法學理論界、司法實務界以及社會公眾廣泛關注的焦點,關于正當防衛的學理研究和實踐探索也獲得了顯著進步。在過去的2020年,檢察機關為推動正當防衛制度的落實與完善作出了諸多引人注目的努力,在引領司法理念的重塑、回應實踐中的疑難問題等方面取得了積極成果。

          參與指導意見的發布,倡導“法不能向不法讓步”的理念

          盡管1997年對刑法正當防衛條款所作的大幅度修訂,體現了放寬防衛限度、克服“唯結果論”的意圖,但是,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司法實踐與立法規定依然存在著較大的差距,以至于有學者認為,正當防衛條款在司法實踐當中淪為了“僵尸條款”。由此可見,在立法已經相對完善的情況下,推動司法理念的轉變就成為正當防衛制度建設的關鍵所在。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在2020年兩會工作報告中強調,指導性案例的發布有力推動了司法者“依法認定正當防衛”,從而“引領、重塑正當防衛理念,‘法不能向不法讓步’深入人心!

          2020年8月28日,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聯合出臺《關于依法適用正當防衛制度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對依法適用正當防衛制度涉及的相關問題作出了系統規定,在總結司法實踐經驗和吸納理論研究成果的基礎上,首次以司法解釋的形式系統、全面提煉出了正當防衛的司法適用規則!吨笇б庖姟返1條開宗明義指出,要準確理解和把握正當防衛的法律規定和立法精神,對于符合正當防衛成立條件的,堅決依法認定,要切實防止“誰能鬧誰有理”“誰死傷誰有理”的錯誤做法,堅決捍衛“法不能向不法讓步”的法治精神。與此同時,《指導意見》確立的一系列司法規則,糾正了理論和實踐中長期以來存在的積弊和誤區。例如:為了避免對“不法侵害”作過分狹窄的理解,強調不應將不法侵害不當限縮為暴力侵害或者犯罪行為;為了克服“唯結果論”和對等均衡的觀念,強調認定防衛過當應當同時具備“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和“造成重大損害”兩個條件,不應當苛求防衛人必須采取與不法侵害基本相當的反擊方式和強度;為了摒棄“事后諸葛亮”的思維,提出對于不法侵害是否已經開始或者結束,應當立足防衛人在防衛時所處情境,按照社會公眾的一般認知,依法作出合乎情理的判斷;為了防止對遭遇不法侵害的公民課以退避義務,指出不能僅因行為人事先進行防衛準備,就影響對其防衛意圖的認定;為了防止將特殊防衛權條款理解為法律擬制,強調對于不符合特殊防衛起因條件的防衛行為,致不法侵害人傷亡的,如果沒有明顯超過必要限度,也應當認定為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適時發布典型案例,積極回應司法實踐的難點和痛點

          “徒法不足以自行”。正當防衛案件紛繁復雜,需要綜合考慮的因素眾多,往往“細節決定性質”,一個變量的不同就足以影響行為整體的合法性。作為具有普遍指導性的適用規則,無論是法律規定還是司法解釋,都無法為千差萬別的正當防衛案件直接提供現成的解決方法。因此,指導性案例和典型案例的適時發布,對于指導司法實踐正確理解和適用正當防衛的規定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此前,最高檢針對實踐中存在的疑難爭議問題,已發布過“于海明正當防衛案”“朱鳳山故意傷害(防衛過當)案”等多個指導性案例,檢察機關又陸續辦理了淶源反殺案、邢臺董民剛案、麗江唐雪案等案件,產生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2020年9月,與《指導意見》相配套,兩高一部聯合發布了7個涉正當防衛的典型案例;同年11月27日,最高檢又發布了6起正當防衛不捕不訴典型案例。這些案例覆蓋了正當防衛司法實踐中極易產生誤區、引起爭議的一系列問題,而且防衛起因既涉及故意傷害、強奸、非法侵入住宅等,也涉及道路行車糾紛、暴力拆遷、傳銷等多發或備受社會關注的情形,具有較強的針對性。例如:盛春平正當防衛案和趙宇正當防衛案均強調,防衛是否“明顯超過必要限度”,應當立足防衛人防衛時所處情境,結合社會公眾的一般認知作出判斷;在判斷不法侵害的危害程度時,不僅要考慮已經造成的損害,還要考慮造成進一步損害的緊迫危險性和現實可能性。甘肅省涇川縣王某民正當防衛不批捕案以及安徽省樅陽縣周某某正當防衛不起訴案均指出,判斷暴力侵害是否正在進行時要設身處地考慮防衛人所處的具體情景,故即便不法侵害被暫時制止,但只要不法侵害人仍有可能繼續實施侵害的,就應當認定為不法侵害仍在進行。河北省辛集市耿某華正當防衛不批捕案旨在強調,正當防衛中的不法侵害不限于侵犯生命、健康的暴力行為,對于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等不法侵害可以實行正當防衛,因此,面對非法暴力強拆,防衛人為保護自己和家人的人身安全和財產安全而阻止暴力拆遷的行為,符合正當防衛的前提條件。江西省宜春市高某波正當防衛不起訴案則表明,防衛人在面對多人圍毆、人數力量對比懸殊的情況下,即便動用刀具等器械進行反擊、造成侵害人重傷死亡結果,也應當認為防衛手段未明顯超出必要限度。尤其是本案涉及暴力傳銷犯罪,此種處理方式也有利于震懾和遏制傳銷犯罪的蔓延。湖北省京山市余某正當防衛不起訴案聚焦斗毆與防衛的區分,強調司法人員應當摒棄“各打五十大板”的執法司法慣性,若一方對引發爭吵有過錯、先動用武力、使用工具促使矛盾升級的一方實施還擊的,應當認定還擊一方具有防衛意圖。湖南省寧鄉市文某豐正當防衛不起訴案所針對的是對共同侵害人之防衛行為的認定問題,其要旨強調,防衛人對于正在進行的共同不法侵害行為展開反擊,即便造成暴力程度較低的不法侵害人死亡,也不影響防衛強度的整體判斷。

          這些典型案例不回避難點,直指正當防衛的前提、時間、對象和限度等諸要件中長期以來存有爭議的問題,有的放矢、對癥下藥地進行了回應。這對于正確貫徹實施《指導意見》、有效克服實踐中存在的“唯結果論”等弊病乃至推動正當防衛理論的發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示范和指導意義。

          結合民法典的頒布,統籌正當防衛案件中的民刑視角

          民法典的頒布是2020年我國法治建設進程中一件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重大事件。民法典第181條規定,因正當防衛造成損害的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防衛過當造成不應有的損害的應當承擔適當的民事責任。正當防衛作為一項權利行為,并非專屬于刑法領域,而是發源于以憲法為基礎的整體法秩序,其正當化的效力也理應通行于民刑等各部門法。因此,正當防衛案件的司法裁處,除了要以刑法第20條為依據之外,還應當注意民法典的相關規定。檢察機關工作人員在學習民法典過程中敏銳地發現了這一點,并通過媒體傳達了正當防衛的司法認定應當統籌民刑視角的重要理念。最高檢第二檢察廳廳長元明表示,在辦理涉正當防衛刑事案件時,應當統籌考慮刑事責任和民事責任。江蘇省蘇州市檢察院副檢察長王勇認為,檢察官在刑事案件辦理中,應當特別注意刑法和民法的平衡問題。在民法上不構成侵權的,刑法上理應不構成犯罪;只有情節惡劣、危害嚴重的民事侵權行為,同時符合刑法規定的,才能認定為犯罪。

         。ㄗ髡邽橹袊嗣翊髮W法學院副教授、博士生導師)

        轉載自《檢察日報》2021年2月26日第三版

        分享到:

        研究人員

        查看更多+

        戴玉忠

        1947年1月生,1982年1月于吉林大學法律系本科畢業到檢察機關工作,先后任書記員、助理檢察員、檢察員、副處長、處長;1991年5月起任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檢察廳副廳長......

        學術著作

        查看更多+

        中國古典法治的表達——再說韓非子

        按語 韓非是戰國末期的法家代表人物。他主張治國者要靈活地運用“法、術、勢”三者,而運用的原則便是黃老之學。治人則要......

        出版年:2021年 2月
        一区二区三区高清视频_青青河边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小草影视在线视频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