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zzjxb"></form><noframes id="zzjxb"><address id="zzjxb"><nobr id="zzjxb"></nobr></address>
        <noframes id="zzjxb"><address id="zzjxb"><nobr id="zzjxb"></nobr></address><form id="zzjxb"><th id="zzjxb"><progress id="zzjxb"></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zzjxb"></address>
        <noframes id="zzjxb">

        當前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學術觀點 / 正文
        學術研究

        田宏杰:立足履職擔當作為 提升商業秘密保護效能

        2021/3/16

        作者:田宏杰,法學博士、金融學博士后,國家重點研究基地中國人民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導師、副主任,中國人民大學行政刑法與刑法現代化研究所所長,國家示范中心中國人民大學教師教學發展中心主任;掛職擔任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四庭副庭長、審判員;兼任教育部教學信息化與教學方法創新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國證監會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博士后指導專家,歐盟知識產權委員會專家顧問;中美富布賴特高級研究學者,哈佛大學、馬賽大學、拉普蘭大學等高級訪問學者。

        主要研究領域:行政刑法與刑法現代化、司法改革與法治一體化、金融監管與全球治理、高等教育管理。

        來源:《檢察日報》2021年3月16日第3版。

              檢察機關應堅持立足履職、擔當作為,堅持協作配合、形成合力,在辦準辦好案件中提升企業商業秘密保護效能,在依法全面履職中推動形成尊重商業秘密、保護企業創新的法治化營商環境,努力為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創新型國家建設貢獻檢察力量。

          最高檢新近組建的知識產權檢察辦公室,正是整合刑事、民事、行政檢察職能,具體落實綜合保護司法理念的重要舉措。

        2020年2月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知識產權檢察辦公室副主任宋建立在“依法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服務保障創新型國家建設”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侵犯商業秘密犯罪嚴重破壞市場競爭秩序和營商環境,抑制市場主體創新創造活力,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商業秘密保護,明確要求強化商業秘密刑事執法。加強商業秘密保護,不僅是維護企業合法權益的應有之義,更是推進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創新型國家建設的內在要求。最高檢以新設立的知識產權檢察辦公室為專業化抓手,實現專門機構專門人員從事專項工作,成為大力提升商業秘密保護效能的重要開創性舉措。

        商業秘密是具有巨大商業價值的無形資產,是企業在激烈市場競爭中獲取競爭優勢的有效工具之一,是保護企業技術信息與經營信息的重要載體。從世界范圍來看,商業秘密已然成為維護國家經濟安全、技術安全與信息安全的重要戰略資源,成為各國間進行經濟、科技、政治博弈的重要抓手,也成為國際技術轉讓的核心客體,這亦是TRIPS協定等多個國際條約將商業秘密納入保護范疇的根本緣由所在。為此,檢察機關應堅持立足履職、擔當作為,堅持協作配合、形成合力,在辦準辦好案件中提升企業商業秘密保護效能,在依法全面履職中推動形成尊重商業秘密、保護企業創新的法治化營商環境,努力為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創新型國家建設貢獻檢察力量。

        積極履職,為商業秘密保護“克難”

              破解商業秘密認定難、保護難問題,離不開檢察機關的攻堅克難。我國刑法、合同法、反不正當競爭法、勞動法等法律將商業秘密保護納入其中,健全和充實了商業秘密的保護范圍,形成更加完備的商業秘密保護體系,完善了商業秘密保護和救濟規則,形成規范有效的保護機制,對于更好地保護企業商業秘密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實踐中,企業商業秘密難認定、難保護的問題仍在一些地區一定程度上存在。為此,檢察機關應積極履職,以司法辦案為基本途徑,注重深化保護理念,完善制度抓手,增強保護實效。

          首先,提高政治站位。實踐證明,商業秘密對于企業成長、科技創新、經濟發展具有重要作用,這為檢察機關今后工作指明了方向,又對檢察機關發揮職能作用提出了新的要求。因此,檢察機關應進一步找準切入點和結合點,真正把司法在商業秘密保護中的功能作用發揮到位,把成效落實到企業保護層面,為打造優質營商環境提供更加有力的檢察保障。

          其次,強化刑事懲治。依法嚴厲打擊侵害企業商業秘密犯罪,著力保護市場主體合法權益,推動營造保護商業秘密、尊重企業創新的社會氛圍。為此,應以法律規定為根本遵循,積極履行刑事檢察職責,充分發揮刑法作為民商法和行政法之后盾法和保障法的作用,在主動依法追訴犯罪的同時,加大訴訟活動的法律監督力度。加強偵查活動監督,注重檢察機關法律監督與公安機關內部執法監督相銜接,切實糾正應立案而未立案這一嚴重侵害企業商業秘密的突出問題;同時加強刑事審判監督,堅決監督糾正涉企業商業秘密犯罪的量刑過輕等問題。

          最后,聚焦制度供給。通過商業秘密保護的檢察辦案與訴訟監督,總結梳理商業秘密保護的突出性、普遍性問題,進而向立法機關提出有針對性的對策建議,促進商業秘密保護制度的構建完善,尤其是中外企業平等保護制度的完善,科學平等保護不同國家或地區市場主體、不同所有制主體、不同行業利益主體的商業秘密,推動形成平等有序、保障有力、尊重商業秘密的國際化法治化營商環境。

        綜合保護,為商業秘密保護“賦能”

              由于商業秘密案件交叉性、技術性問題較多,前沿性特點突出,同一侵犯企業商業秘密的案件,往往既涉民事侵權及其賠償責任的確定,又涉行政不法認定和刑事責任承擔,因而依法從嚴保護商業秘密,就必須走綜合保護的路子。最高檢新近組建的知識產權檢察辦公室,正是整合刑事、民事、行政檢察職能,具體落實綜合保護司法理念的重要舉措。

          首先,綜合應用多種懲治手段。要綜合應用法律、經濟、征信等手段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對于構成犯罪的,在適用自由刑的基礎上,依法從嚴適用財產刑,不僅剝奪犯罪分子的人身自由,更要讓其承受相應經濟代價,進一步加大其違法犯罪成本,遏制對企業商業秘密的違法犯罪行為;積極支持被害人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挽回其經濟損失。

          其次,積極參與社會綜合治理。在案件辦理過程中發現的保護風險,對于行業性或普遍性的泄密問題,通過發送檢察建議等形式,督促有關部門加強對商業秘密風險的監管;針對重點企業存在的泄密漏洞,向企業及時反饋,并引導企業完善規范、填補漏洞,建立防范機制,避免企業后續經營中再度發生泄密事件。

          再次,建立適合商業秘密保護的取證方式。如前所述,由于商業秘密保護可能涉及民事侵權、行政執法以及刑事追訴三種程序,但三者的取證方式并不相同,因此,要探索適合包括商業秘密在內的知識產權辦案取證方式,以解決實踐中舉證難的問題,最大程度降低舉證成本。

          最后,積極發揮新近組建的知識產權檢察辦公室的整合功能。以該辦公室為組織抓手,統籌加強檢察機關商業秘密保護的頂層設計和政策研究,尤其是從體制上理順內部刑事、民事、行政檢察職能,推動檢察辦案、法律監督形成合力。

        協作配合,形成商業秘密保護“合力”

              加強商業秘密保護,檢察機關須多部門協同配合、共同推進。具體而言,一是加強與公安機關的配合制約。積極發揮向公安機關派駐檢察監督機制的優勢,拓寬侵犯商業秘密犯罪的偵查監督信息線索與來源渠道,將監督關口前移,有效提升監督線索發現的時效性。影響重大的侵犯商業秘密犯罪案件發生后,適時提前介入偵查工作,對收集證據、適用法律提出意見,并依法履行法律監督職責。此外,雙方持續完善信息共享、線索移送、案件會商等協作機制,發揮合力,共同為企業商業秘密提供高效優質的法律保護。

          二是加強與知識產權行政執法部門的配合協作。完善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網絡信息共享平臺,實時巡查和監督;建立聯席會議機制和特定案件的旁聽、支持起訴制度,實現執法動態的公開與交流。積極配合行政執法部門開展保護知識產權專項治理和打擊侵犯商業秘密違法專項整治。

          三是加強與產業界的溝通交流。注重與工商業聯合會、行業組織以及重點企業的溝通交流,通過聯系走訪調研等方式征求意見,充分了解企業在商業秘密保護中的痛點難點,精準對接司法需求,主動提供優質服務。暢通交流渠道,在科技園區、自貿區等侵權重點區域,探索“檢察法律服務點”等駐地方式,貼近一線企業;有條件的檢察院可以通過專線網絡系統,實現與重點企業的網絡實時溝通;積極開展“商業秘密保護進企業”活動,幫助企業提高法治意識和法律思維,增強企業風險防控與自我保護能力。

          四是加強與科研院所的溝通交流。充分發揮科研院所的智庫作用,加強專業交流,成立專家咨詢委員會,聘請專家學者擔任咨詢專家,共同研究解決商業秘密保護中的疑難復雜問題。

          五是加強國際執法司法合作。積極深入研究涉及商業秘密保護的國際條約和經貿協議,堅持法治、恪守國際條約,學習、借鑒、運用商業秘密保護的國際規則,積極參加包括商業秘密在內的知識產權國際規則制定,不斷深化國際間司法交流合作。切實提高政治站位,確保商業秘密保護國際規則的研究和適用始終沿著正確方向進行。堅持問題導向,加強商業秘密保護前沿問題的動態研究和域外成熟立法例的比較法研究,堅持理論與實踐相結合,促進商業秘密保護的制度完善。

        加強指導,塑造商業秘密保護“通則”

              首先,繼續加強案例指導工作。通過發布典型案例的指導、引領和示范作用,為各地辦案提供參考,切實推動商業秘密保護的法律適用統一,促進商業秘密保護“通則”的形成發展。正確把握、認真貫徹典型案例所蘊含的檢察理念和政策,深刻領會背后的政治和法治考量,努力精準落實體現到每一起商業秘密案件辦理中,實現司法辦案的保護效能提升。

          其次,凝結辦案經驗制定保護指引。立足商業秘密辦案實踐,總結類案辦案經驗,通過起草保護指引的方式,提煉辦案要點與相關意見,為一線辦案人員明晰證據標準、準確適用法律提供切實可用、較為統一的參考,增強商業秘密保護的可預期性。

          再次,強化監督指導,避免地區適法差異。由于地區經濟發展水平差異客觀存在,商業秘密保護標準難言絕對統一,但應做到相對統一。為此,各地上級檢察機關要加強對下監督指導,以監督促規范,切實推動解決商業秘密保護中遭遇的實際問題,做到類似案件類似處理。

          最后,提升辦案人員專業能力。圍繞商業秘密案件辦理中存在的新類型、疑難復雜問題,有針對性地開展教育培訓,使每一名辦案人員把企業商業秘密保護的政治要求“內化于心、外化于行”,落實到每一起案件處理中;積極發揮業績考評的“指揮棒”作用,適度增加商業秘密等知識產權案件的考評權重,激勵一線辦案人員形成重視商業秘密案件、強化商業秘密保護的辦案理念與自覺追求。

        (編輯:王怡蘇)


        分享到:

        研究人員

        查看更多+

        戴玉忠

        1947年1月生,1982年1月于吉林大學法律系本科畢業到檢察機關工作,先后任書記員、助理檢察員、檢察員、副處長、處長;1991年5月起任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檢察廳副廳長......

        學術著作

        查看更多+

        中國古典法治的表達——再說韓非子

        按語 韓非是戰國末期的法家代表人物。他主張治國者要靈活地運用“法、術、勢”三者,而運用的原則便是黃老之學。治人則要......

        出版年:2021年 2月
        一区二区三区高清视频_青青河边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小草影视在线视频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