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zzjxb"></form><noframes id="zzjxb"><address id="zzjxb"><nobr id="zzjxb"></nobr></address>
        <noframes id="zzjxb"><address id="zzjxb"><nobr id="zzjxb"></nobr></address><form id="zzjxb"><th id="zzjxb"><progress id="zzjxb"></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zzjxb"></address>
        <noframes id="zzjxb">

        當前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學術觀點 / 正文
        學術研究

        學術前沿 | 鄧矜婷:美對華戰略競爭法案擬增知識產權盜竊清單,可擴大經濟制裁范圍

        2021/5/21

        作者:鄧矜婷,中國人民大學國發院研究員,刑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

        來源:中國網,2021年5月17日,責編:蔣新宇。

        4月21日,由兩黨議員共同起草的《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 of 2021)在美國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以高票表決通過,獲準進入參議院全體討論表決程序。該法案是美國第一份由兩黨議員共同制訂的對華戰略方針重大法案,引發了全球的廣泛關注。
        如果當前版本的法案通過兩院表決并予以實施,美國總統實施經濟制裁的權力將進一步擴大。一方面,法案第401款重申美國總統具有實施經濟制裁的權力,并且指出總統尚未有效利用這些權力。因此,希望總統對其所具有的經濟制裁權力加以整合利用,以更加有效地服務于對華戰略競爭。另一方面,該法案第402款新增了知識產權盜竊清單(Intellectual property violators list),為此后對列入該清單的企業實施經濟制裁做準備。
        目前美國總統實施經濟制裁的權力來源于1977年生效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該法案旨在保護緊急狀態下美國的經濟利益,賦予了總統對有關實體或人員實施經濟制裁的權力。一直以來,總統行使經濟制裁權力需要與美國的國家安全有較為緊密的聯系。而知識產權盜竊難以與美國的國家安全形成較為緊密的聯系,對知識產權盜竊行為的定義也存在很多爭議。也正是由于這一原因,此前的參議院和眾議院提出的眾多的以“制裁知識產權盜竊”為主題的法案均未獲得通過。在此背景下,法案新增了知識產權盜竊清單,并明確要求國務卿應與商務部長、美國貿易代表和國家情報總監在法案實施后一年內制定知識產權盜竊清單并定期更新清單內容(至少一年更新一次),反映出美國擬加大知識產權制裁力度、擴大經濟制裁范圍的努力。
        法案新增的知識產權盜竊清單具有以下三個特點:
        第一,該清單目前僅限于國有企業。由于知識產權盜竊行為與國家安全的關系仍存在較大爭議,所以即使后續修改討論,也較難擴大到私營企業。不過,按照以往有關判例,美國法院可能從中國政府對企業的控制權、對企業注資比例和政府是否從企業受益等因素來動態判斷“國有企業”的范圍。
        第二,法案中對知識產權盜竊行為的判定較為寬泛。法案不要求企業故意實施了具體的盜竊行為,只要該企業從相關知識產權盜竊行為中受益即可。法案還將中國國有企業受益于美國企業非自愿或被強迫轉讓知識產權的行為作為一種盜竊行為。
        第三,知識產權盜竊行為的判定非常靈活和主觀。按照法案第402款的規定,在判定企業是否存在知識產權盜竊行為、應否列入知識產權盜竊清單時,除了參考法院的裁判結果外,還可以根據其他聯邦機構、私營部門和具備相關專業知識的民間社會組織等非常廣泛的機構和人員提供的信息進行判斷。
        針對這一變化,國內企業應當積極采取措施予以應對。
        第一,應當關注知識產權盜竊清單的立法進程,采取針對性的預防措施。法案還需要經過一系列立法程序才有可能生效,知識產權清單的制定也還有一年多的緩沖時間。在這期間,國內企業應當密切關注法案的討論、修改、通過情況和知識產權盜竊清單的制定過程,并保持與相關執法機關的良好溝通,及時應對。
        第二,運用美國法律制度和美國國內力量保護自身合法權益。按照法案和美國行政程序法案的要求,美國行政機關將企業列入知識產權盜竊清單需要遵循較為復雜的制定程序,包括及時公開、接受公眾意見、給予清單企業提出異議的權利等。如果這些程序性要求沒有得到滿足,被制裁的企業就可以據此對清單合法性的提出異議或發起訴訟。
        此外,受清單影響的企業還應當關注可能因企業受到經濟制裁而被影響的美國企業和消費者的利益,運用美國本國的力量應對美國的經濟制裁。比如,字節跳動、騰訊兩家公司前段時間借助美國消費者的力量提起了針對經濟制裁的訴訟,最后都得到了法院支持,暫緩了經濟制裁的實施。而且對華戰略競爭法案目前的內容強調總統應當有效運用經濟制裁權力配合對華戰略競爭的部署,并充分考慮可能受經濟制裁影響的美國企業和消費者利益,所以我國企業在應對時應當注意從這些方面加強與美國有關行政機關的溝通。
        (編輯:王怡蘇)

        分享到:

        研究人員

        查看更多+

        戴玉忠

        1947年1月生,1982年1月于吉林大學法律系本科畢業到檢察機關工作,先后任書記員、助理檢察員、檢察員、副處長、處長;1991年5月起任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檢察廳副廳長......

        學術著作

        查看更多+

        中國古典法治的表達——再說韓非子

        按語 韓非是戰國末期的法家代表人物。他主張治國者要靈活地運用“法、術、勢”三者,而運用的原則便是黃老之學。治人則要......

        出版年:2021年 2月
        一区二区三区高清视频_青青河边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小草影视在线视频观看